您的位置:首页 >政民互动>公众问答 > 公开信件内容

信件内容

来信情况
信件标题 此“贫困”政府该不该帮
来信人 吴树彬 来信日期 2017-11-07
信件内容
  贫困,不能磨灭人的斗志,只有人性才是让人沉沦的根源!我相信诸位政府官员们大多数也都是寒门出身,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和社会以及政府的帮助而改变自己的命运。我是吴树彬,如今的我是第二次上访。在上一回的县长信箱中上访中,非但不能解决我的实际问题,倒让我听出了一种,我在无理取闹的弦外之音。我的问题是:“一个没有文化且只上过小学三年级的,常年累月在一个甚至不能算是工厂的工场务工,独自抚养两位孩子从小学直到大学的学业费用的单亲母亲的单亲家庭能不能算得上是贫困户”。或许你们看到这封信后仍旧会认为我是在无理取闹,可是世界上有多少人拥有过,拥有过这种一年到头没有父爱母爱的日子?其实我还算好,我依稀记得我6岁之前父亲的轮廓,面带沧桑,体型消瘦,不是很高,但应该也是个成熟有魅力的俊俏男子。可妹妹却从不知道父亲是什么,因为她从来没有感受过。
  县溪政府给我的解释是这样的:一、我们家三口人没有一位是常住于地宅村,吴树彬(也就是我)常年在湖南永州上学、母亲常年在广东、妹妹常年在吉首上学(可他不了解的是,我妹妹今年八月份才去吉首上学,八月份以前一直在第二中学,新一届的低保户在16年已经确立完了)。没有常住人口?;二、政府给出的(对于现在低保对象家庭都是在本村(居)委会辖区内居住生活,家庭无劳动能力,家庭人员身患重残、重症,家庭人员因家庭负担过重无法外出劳作生活的特别困难家庭。),难道一条可以否定?我记得有一条是受灾、子女上学及补课抗拒的情况是可以申请的;三、(政府给出的从2016年第四季度颁布最新低保政策以来,你家庭从未交过一份低保申请书到村里,没有在村级低保评议大会上进行评议。)我只想说我从未听到过这个低保户需要申请,在我们村都是村干部包干!最重要的就是既然村干部知道我们家庭情况为何会不通知我们?让我们交一份申请呢?这是不是可以判定为他的失职?
  因为这一份低保户的缺失,我在学校非但没法享受到国家的资助(国家资助是一个学期三千)妹妹在学校也不可以申请国家助学金。在以前,我和妹妹每个学期都会有受到国家资助或者社会人士资助,今年完全由我母亲一人承担。我真的很可怜我的母亲!她已经48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为何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刻却失去了政府的帮助。
办理结果
办理结果

吴先生:

好!您反映你家庭未能享受最低生活保障待遇存在异议的问题。我们进行了认真的调查,现对你所反映的问题答复如下:

  1. 反映的主要问题

你家庭未能享受最低生活保障。

二、调查情况

针对你所反映的问题,我们进行了认真细致的调查:

按照《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社会保障兜底脱贫对象认定工作方案〉的通知》(湘政办发〔2016〕56号)规定,农村低保对象分类标准:

A类:贫困家庭中主要劳动力完全或基本丧失劳动能力、无经济来源,无法依靠产业扶持和就业帮助脱贫的家庭(具体参照社会保障兜底脱贫家庭标准);

B类:因重病、重残、智力残疾、灾害及意外事故等原因造成家庭成员基本或部分丧失劳动力,家庭支出负担沉重影响基本生活的家庭且生活条件特别恶劣,贫困程度较大需长期保障的家庭;

C类:困难家庭中丧失劳动能力且单独立户的成年重度残疾人、脱离家庭在宗教场所居住三年以上(含三年)的生活困难的宗教教职人员和生活困难靠家庭供养且无法单独立户的成年无业重度残疾人。

家庭实际情况为:吴树彬,男,20岁,有劳动能力;杨生红,女,49岁,有劳动能力;吴子聪,女,16岁,有劳动能力。

全家三口人,皆有劳动能力,与以上政策不相符。另你户长期以来与奶奶陆金娥、叔叔吴顺荣共同生活,一直以来你们兄妹俩由他们和你母亲共同抚养。

低保评议工作均通过户申请—村评议—镇审核—县审批的流程进行的,各阶段均按要求进行了公示,不存在由村里包办的问题。

三、处理意见

综上,根据你家庭的实际情况,不符合《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社会保障兜底脱贫对象认定工作方案〉的通知》(湘政办发〔2016〕56号)规定中的任何一类,故未将你家庭纳入最低生活保障范围。如果其他问题请与镇民政办联系,感谢您的来信。

                                                                

                                                                   县溪镇人民政府

                                                                   2017年11月15日